选择独裁必成罪人
2016-11-29 12:01:49
  • 0
  • 3
  • 206

      加勒比海岛国,西半球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创立者菲德尔-卡斯特罗死了。他临终前自豪地声称:我终将离去,但理想不朽。其实他的意思也包括了:我终将离去,但我将不朽。

      是的,与所有的独裁一样,独裁者本人若不是被人中途消灭,他们没有一个不认为自己将不朽。权力的终生制会让一个常人将自己幻想成神,这是铁律。而在独裁制度之下,只要时间足够长久,葡伏于独裁者脚下的贱民们同样也会幻想统治他们的独裁者将不朽,甚至永生,这在东方和西方都是一样的。当年毛太祖归西时有无数国民无法置信,今天的古巴也一样。“这一次,当他的弟弟劳尔•卡斯特罗,通过国家电视台公布菲德尔去世的消息时,仍然有不少古巴民众拒绝接受这一消息。”

      天朝的官媒对于菲尔德-卡斯特罗去世的有关报道,极尽崇敬和光彩的词藻。与关于此类伟人,独裁政权官媒会为首领的逝世堆砌出一大堆诸如此类词藻:令人震惊、不可估量的损失、永垂不朽、悲痛万分等等,好像这种人一死,天都塌了下来,地球都不会转动了,太阳也不再升起一般。

      历史早已证明,事实也早已证明,诸如卡斯特罗独裁者的死去,对于他曾经统治的国家、他曾经统治的人民,对于这个世界,无论从何种意义上来说都是一大幸事,人们有如久困于令人窒息的暗室终于能够走来呼吸新鲜空气一样,终于可以说,呵,老天,终于熬出头了!

      至今为止,世界上独裁者的理想无一不是建立在民众的灾难之上。这些独裁者在上台之前或许有一些自认为很崇高的理想,或许他们一开始其实革命的动机就很龌龊,总之,一旦登上了一国之君的宝座,他们就不想下来。因为运用他无从约束的权势,哪怕民众个个骨瘦如柴,让本人过上奢靡和荒淫无度的生活都是没有问题的。卡斯特罗毫不例外。他的统治之下,古巴数十年来一般国民的月收入仅仅区区的20美元,即150元人民币;校的学生所用课本都不能带走,必须留给下年级学生使用;他让这个自然资源丰饶的加勒比岛国沦为了赤贫,年人均GDP只有6千多美元,在全球排名在160个国家之后,甚至不如非洲的穷国。数辈国民的穷困潦倒并不妨碍伟大的卡斯特罗实践他的所谓“不朽的理想”。古巴再次用了六十多年证明所谓共产主义理想其实就是这些独裁者们的迷幻药,它能够让穷困的国民饿着肚子感恩戴德、山呼万岁,让独裁者高枕无忧地尽享荣化富贵。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会曝出这位独裁者所搜刮巨量财富的种种新闻,诸位拭目以待吧。独裁者们总是对民众很严厉,总是从道德上感召民众艰苦奋斗,而同时,自己享用的茅台酒一斤不能少,自己的行宫一处也不会少。这是一切独裁者的不二法则,卡斯特罗不会辜负在位时间最久的独裁者这一光荣的称号。

      当全球包括非洲各国都普及了互联网的时候,全世界只有两个国家还在对国民进行网络封锁,一个是北韩,另一个就是卡斯特罗伟大“不朽理想”的实践之地古巴。在古巴,互联网的覆盖率只有5%,也就是说,连政府官员也无法全部上网;而上网一个小时的费用高达2美元,也就是说,对于老百姓来说,你上网十个小时就要花光一个月的收入。让国民与世隔绝,绝不能让他们明白外面世界并非水深火热,这样他们会幸福地生活一辈子,并且幸福地死去,一代接着一代。这种情景对于天朝子民来说是多么的熟悉,当年毛太祖时代,连域外的无线电波都被严密地屏蔽起来,一不小心收听到了台湾或香港的电台,便有可能定为收听敌台,里通外敌!

      独裁者要让国民服服帖帖接受他的统治,造神是必须的一招。条条道路通罗马,造神招数各不同。卡斯特罗造神的招数比较奇特,声称一辈子被美国中情局特工暗杀638次暗杀!在全球通行无阻的FBI在社会主义古巴似乎无能至极。这让古巴人民相信卡斯特罗就是天上的神,无论多高明的杀手也无法让他毫发有损。我相信不久的将来古巴人民会发现一些暗杀的故事会非常合乎情理和逻辑,因为没有一起是卡斯特罗自己安排和导演的。政变、暗杀,然后成功地阻止了政变或暗杀,接着下来,就是大规模的清洗政敌,包括革命的战友,这些招数是独裁政权体系中屡试不爽的手段。当年世界社会主义的盟主苏联借此类事件清洗了数千万战友、后来的天朝CP五十余年历史也搞了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反党集团,清洗了数万战友,今天的土尔其总统借清除政变之名将十多万政敌的军人投入监狱,无一不是这种路数。其实,更早一点,天朝数千年的朝代更迭,不就是一部政变和暗杀的历史。

      独裁者当然也能闹革命反独裁,但他们反独裁的目的恰好是为了独裁。而独裁必定要搞家天下、搞权力世袭,搞红色江山永不变色。自己老了,将位置传给儿子或孙子。卡斯特罗有点不按规矩出牌,他将位子传给了弟弟。这唱的是哪一出?其实毫不奇怪,只因为这位独裁者早年自废武功,终身未娶,自然也没有儿孙。所以传给弟弟。自己老了,就将国家给自己的弟弟,别人是没有染指的可能的,这个国家就是他家的一样!据说当年毛太祖有点不太好意思直接将位子定给自己的儿子,所以装模作样地左定一个班人,右定一个接班人,然后,左一个反党集团右一个反党集团通通消灭掉,最终将位置传给了一个据说是私生长子、一个是自己的老婆。但这绝对是胡扯乱说,提醒毛粉们一定不要被这种八卦新闻所误导。比较典型的,铁证如山的是江山寿命较长的长白山系独裁政权,世袭已达三代。金氏家族的命根正能量满满,一代一代男儿辈出,日一次出一个男丁,可望实现红色江山万年长。

      官媒报道称,卡斯特罗经常在全国和全党的会议上数小时涛涛不绝,掌声经久不息。这种场景不是卡斯特罗的创新,更不是他的专利。让我们重温一下卡斯特罗主子所经历的掌声吧:

      苏联大清洗年月里:区党代表会议正在进行。主持会的是接替不久前入狱的新区委书记。在会议结束时通过致斯大林的效忠信。不用说,全体起立。在这个小礼堂里“掌声雷动,转变为经久不息的欢呼”。三分钟,四分钟,五分钟,依然是掌声雷动,依然是经久不息的欢呼。但是手掌已经发疼了,抬起的手臂已经麻木了,上了年纪的人已经喘不过气来了,甚至连那些真心崇拜斯大林的人也感到这种状况不能再持续了。然而,谁敢第一个停下来呢?那个站在台上刚宣读过效忠信的区委书记本可这样做,但他是刚上台的,他的前任刚刚入狱,他自己也害怕呀!要知道在会场里,也有内务部人民委员站在那里鼓掌,他们注视着谁将第一个住手……于是在这个不知名的小礼堂里,在领袖不在场的情况下,掌声持续了六分钟,七分钟,八分钟……他们已经停不下来了!在会场后排,在人堆里,还可以稍稍耍点滑头,拍得少些,不那么使劲些,但是在主席台上,在显眼的地方怎么办呢?参加会议的有一位本地造纸厂的厂长,一个独立不羁的人物,站在主席台上,明知道这个局面的虚假性,明知道大家陷入了绝境,但也在鼓掌着!九分钟,十分钟,……他愁眉苦脸地望着区委书记,区委的头头们也怀着微弱的希望面面相觑,但脸上都做出兴高采烈的样子,表示将继续鼓掌,一直到趴下,一直到肝脏碎裂倒在地上,一直到用担架把他们抬出去!不,甚至到那时候,剩下来的我也决不会动摇!……但造纸厂厂长在第十一分钟上恢复了平常办事的姿态,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于是,奇迹发生了:全场那种欲罢不能的热情顷刻间化为乌有,大家几乎在同一鼓点上停了下来。他们得救了!

      然而,就在当天,造纸厂厂长深夜被捕。罪名当然很多,但绝没有一项是“不鼓掌”。当局以其他理由判了他十年有期徒刑。在侦查笔录上签字时,侦查员告诉他:“永远不要第一个停止鼓掌!”

      官媒资料声称,在1981年、1986年、1993年、1998年2月和2003年3月的选举中获胜,连任国务委员会主席。没有看错,写的的确是“选举中获胜”!但是,事实是,每一场所谓的选举,选票上只有他一个人的名字,然后是数百人投下了只有一个名字的选票,然后煞有其事地统计选票,然后,毫无例外地宣布卡斯特罗全票当选,然后会议开成了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朝气蓬勃的大会。这个事实说明,哪怕是最无耻的独裁者都不敢公开反对“选举”和“民主”,都必须穿上“民主”的马甲露面。这种所谓最广泛的民主,有如一场没有对手的拳击赛,甚至连裁判也没有,他,卡斯特罗,自己一个出场,自己给自己当裁判,自己的左手托起自己的右手,对台下的观众激动地宣布,胜者,菲尔德-卡斯特罗!这种公然强奸民意的把戏在共产主义运动史上始终没有丝毫改变,大到选国民委员会主席,小到选一个村长,甚至连差额选票都不敢拿出来!

      菲尔德因致力于推翻巴蒂斯塔军事独裁政权而获得了至高无上的荣誉,但古巴人民并未因此走出黑暗,因为他们送走了一个独裁者,迎来的是一个更为暴烈、更加无耻的独裁者。巴蒂斯塔充其量只在古巴当政17年,但新的独裁者则呆在这个位子上连续长达57年直至死去!与巴蒂斯塔独裁军政府不同,卡斯特罗的独裁是通过“民主选举”实现的,它让世人相信,菲尔德卡斯特罗作为国家及党的元首,是古巴人民的历史选择和现实选择!这种把戏看起来是所有公有制独裁者的保留节目,无论是东北球还是西半球,其戏路如出一辙。

      作为推翻独裁者上台的民族英雄,在他当政期间,这个国家竟然只有一个合法的政党,毫无悬念,当然就是他当总书记的古巴共产党(PartidoComunista deCuba)。这便是卡斯特罗的所谓“理想“的一部分。这种情况实在是太理想了,选举时只有一个候选人,而政治竞争时也只有一个合法的党。其它人想组党都是不合法的,可以拉出去立即枪决掉!什么叫为所欲为,什么叫心想事成,不过如此。这种理想,谁不想不朽呢!相比之下,在这一方面,毛太祖的天朝实在是小巫见大巫,竟然还有九大民主党派,尽管它们均来自于国民党时期,都以拥护CP为其宗旨。如果学习卡斯特罗,根本不要搞得那么麻烦,将这些公公党全部废了,也搞一个唯一合法的政党,岂不简单痛快!

      “但是,古巴共产主义者们的理想信念会保持不变,继续在这个星球上证明,如果人们努力且有尊严地工作,就能够生产出人类需要的物质和文化产品,”菲德尔•卡斯特罗说,“我们需要为此继续不停奋斗。”这个独裁者看起来入戏太深,直到临终前还在尽其职业骗子的本份。他难道不知道,如果共产主义能够生产出人类需要的物质和文化产品,给他近六十年了,为何他将这个国家带进了长期的赤贫!除了千多万月收入仅20美元的赤贫阶级,就是数十万不同政见者、吸毒者、妓女和精神病!

      天朝的官媒称古巴因为相当高的扫盲率而获得发展指数极高国家的称号。这种把戏对于天朝的过来人来说一点也不陌生。独裁者一定会让他的子民们识字,然后,才能将精神营养源源不断地灌进他们的脑子里。只是有一点,每双识字的眼睛只能看到官方提供的文字,至于外界的一切信息、历史的真实史料,会毫不含糊地全部过滤掉。一个连上网都被强力禁止的国家,哪怕就是全体国民都能够上大学,这种“有文化”与个人的发展其实没有半毛钱的关系。遥想当年毛太祖时代,对于扫盲同样相当热衷,全国人民都会写大批判稿。可是,这种“文化圈养”最终的结果,不过是培养出一代油盐不进的毛粉大军,直到今天仍然到处丢人现眼。

      在卡斯特罗因反抗巴蒂斯塔军事独裁政权被捕后,这位战士曾慷慨激昂地演说:“我知道我会沉默多年;我知道现政权将用尽一切手段掩盖事实真相。我期待古巴有宪法、法律和自由,当政府不能使人民满意时,人民有权更换它“。但是,当他上台后,人们才发现无论多么不满意,这个新政权是不可能更换掉的。这一段情节真得是发生在西半球而不是东半球的中国,因为毛太祖在建国前是绝对没讲过要将中国建设成一个美国式的民主国家这种话的?

      天朝的官媒用下面的语言来炫耀卡斯特罗的牛叉:克林顿曾这样描述卡斯特罗:我上幼儿园的时候,他是总统;我上小学的时候,他是总统;我上中学的时候,他是总统;我上大学的时候,他是总统; 我工作之后,他还是总统;我结婚之后,他还是总统;我当总统了,他仍然是总统;我下台了,他仍然是总统……;美国的总统像割草似的换了一茬又一茬,细数来有11个之多:艾森豪威尔、肯尼迪、约翰逊、尼克松、福特、卡特、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而古巴方面,68年来永远都是卡斯特罗一个!

      恕我直言,这种文字一点也不牛叉,更没有给卡斯特罗以及其它卡斯特罗长分,纯粹是SB的语言。这说明什么呢,这恰好形象地说明了什么叫独裁和什么叫民主。美国总统之所以能够如走马灯般地换将,是因为其民主制度屹立不倒,而这样的国家是有活力和生机的。独裁制度下的总统之所以毫无价值,就因为他像一坨屎一样粘在那发臭。时间越久,当然名气越大。但那不是好名声,而是臭名声。我们并不没有看到这位卡斯特罗对人类社会贡献了什么美好的东西,除了作为一个呆在位子上足够久的独裁者名声外。比起期间的每一位美国总统对于世界和人类文明的贡献,卡斯特罗其实什么也不是!11位美国总统尽心竭力保证了全球最强大的民主国家繁荣昌盛,并维持着世界的民主秩序,包括防止类似卡斯特罗这样的疯子随时可能做出的不理智行为。相反,卡斯特罗带给了世界什么呢?细想起来,能够拿得出手的,不就是数十年源源不断输出的难民。美国人悲天悯人,用了整个迈阿密州来消化数十万古巴的难民。听说有另一位伟人曾当面多次聆听过卡斯特罗的教诲,并且每一次都受益匪浅。这段故事演绎了什么叫半斤对八两这句俗语。

      是的,对于人类社会的价值而言,这位自我感觉超级棒的卡斯特罗,就像他的众多粉丝一样,除了炫耀其在位时间超长,包括躲过了638次FBI暗杀的业绩外,什么也拿不出来!他的死将给古巴,这个不幸的中美洲岛国带来深刻的转机,1300万古巴人也许从此可以过上温饱的日子,可以过上自由而且便宜上互联网的日子,过上免于红色恐惧的日子。这位独裁者死得太迟了点,如果他死得早一些,古巴会减少很多为逃离这个恐怖国家偷渡而死的冤魂!而他死后,他的所谓“理想”用不了几年,多则三年,少则一年就会被古巴人民抛弃,因为这种“理想”早已被证明是人类历史的一个错误和灾难。古巴人民也是人,当他们清醒过来后,一定不会喜欢这种专为公有制独裁政权当春药的东西。而当年视卡斯特罗为神,数十年如一日只选他一个人、对他感恩戴德的绝大部分古巴人将会对他竖起中指,甚至会将他的尸体从坟墓中挖出来鞭挞。

      也许,卡斯特罗早年致力于推翻巴蒂斯塔独裁政权算得上有功,他在被捕后的自我辩护词也庄严地宣告:历史将宣判我无罪!但是,作为一代独裁者,历史的二次审判却是相反,因为每一位独裁者的理想一定是国家和人民的灾难。历史对卡斯特罗的最终判决是:你曾有功,但功不抵过,你是一个罪人。由一代功臣变成历史的罪人,不是卡斯特罗本人能够左右,只要他选择了独裁制度,他必成历史罪人。

更多文章请看: http://blog.sina.com.cn/linxuanming119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