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顶多只有四年,但自由精神永恒
2017-02-09 09:08:28
  • 0
  • 1
  • 48

最近天朝特色论者兴奋异常,因为他们再一次看到了美帝国主义上演着一幕幕闹剧。在西半球,那个西方最大的敌对势力国家最近简直乱了套,堂堂的新任总统发出的命令竟然无法执行,不仅企业不执行,甚至他的行政部门也不执行,更有甚者竟然一个小小的法官敢于宣布在全国暂停执行总统的行政命令!天朝无数的网民对太平洋对岸的这种政治上的对掐欣喜若狂,一致的观点认为这是资本主义社会腐朽没落的证明,更是天朝赶超美帝的天赐良机。虽然该国新任总统也叫嚣与天朝在南海必有一战,但天朝的官方对这位蛮汉却鲜有激烈的言辞,显然该国这位新任总统上台所作所为,正中天朝官方下怀。天朝官方乐见这位短视的商人统治美国,这是百多年难得的天赐良机。

是的,2016年,一向理性和深思熟虑的美国选民这一次可能是闹了一个乌龙,将自己的选票更多地投向了一个商人而不是一个政治家。虽然美国有一些机构声称选票的统计受到了俄罗斯情报部门的操纵,但至今为止进行深入的调查。也许是美国人腻味了老套的政客,这一次想换一个角色耍一下,让一位“最不适合当总统”的人当上了总统。反正这一次美国社会和美国选民必须为他们的轻率付出代价,为了维护美国人民的价值观,不得不连续不断地与一位蛮汉商人进行角力,以保证美国这艘巨轮不会偏离美国宪法制定的航向。

美国的航向是什么,毫无疑问,自由,才是美国人民的目标。美国社会的核心价值观有平等、博爱和自由,但其中最高的价值只有自由。自由作为基本人权的一部分,是美国社会价值体系的核心,也是美国宪法制定的终极目的。保证公民按照自主意愿生活一辈子,例如自主选择国度、自主选择国家的管理者、自主选择职业和宗教信仰、自由发声等等。美国的宪法、美国的民主制度、美国的法制和法治,无一不是为了保障实现美国人民的自由而设计制定的。也许是一种恰合,美国社会的核心价值观与人类最高价值取得了完全的一致性。谁能反对说,自由不是具有思想的人类所应该奉行的最高价值呢?自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引领了全球社会的发展,充当了世界秩序的维护者,不是基于其经济和军事实力,而是基于其价值观,因而不是偶然的。

说特朗普是一个商人而不是一个政治家,因为我们发现他只善于发现和追求经济利益,而忽略了美国社会真正的价值观。在特朗普和他竞选团队的眼中,美国为世界担负了太多的义务和责任,浪费了太多的钱;美国接纳了太多的移民,这些人占了美国人的便宜;美国资本输出了太多,让美国本土的公民找不到工作,诸如此类,不一而足。这就像一个大家族,众多兄弟各个家庭贫富不均,最富有的那个儿子总感到自己吃亏因而开始闹分家一个样。

持这种高见的,除了特朗普外,还有一个阿里巴巴掌门人,他说美国这些年在国外打了太多无用的仗,白白浪费了太多的钱。特朗普和马云,一个是乌龟一个是王八,相见恨晚,惺惺相惜。

“无论是无家可归、无论是饱受颠簸,全都给我,全都给我!在这通向自由的金门之前,我高举照亮黑夜的熊熊灯火。”这是镌刻在纽约哈得逊河岸自由女神像基座的宣言。三百年间,全世界各国向往自由的人带着资金、技术和知识不断地投奔到自由神的脚下,在自由的美国激发出源源不断的创造力,造就了美利坚的数百年长盛不衰。

但是这个短视的商人一上台就发出了一系列行政指令,先是决定美国既定出TPP,然后要在美国的墨西哥边境上修墙,接着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他要向全世界关闭通向自由的大门,他把美国倒退两千年效仿东方的秦始皇将自己的国家用墙圈起来。要知道,如果一个国家向世界关上了大门,同时也就意味着世界向它也关上了大门。毫无疑问,这位商人总统的行动损害了美国人的自由,触及到了美国的核心价值。

美国五百年前(1615年)从大不列颠趁着五月花号颠波着来到北美大陆开疆拓土的那批人,本身就是饱受天主正教欺凌的新教徒,他们深知自由的可贵,也深知自由的最大威胁来自何方。什么才是自由的最大敌人呢?没错,答案就是权力。权力才是自由的最大敌人,因此,限制权力才能保障自由。这是美国开国先贤们制定美国宪法的中心思想。一个群体需要有人管理,权力因此而产生,但是权力具有侵犯他人自由而不当得利的天然倾向。美国的宪法与其说是一部国家运行的最高法则,不如说是一部如何限制权力的最高法则,可以用四个字加以概括,即“三权分立”。

上网查询关于“三权分立”的词条,你可以找到上百种答案和说法。其实很简单,我们设想一下,当一群人集中在一起生存下去的时候,需要有人管理,即要授予管理权,然后需要共事的规则,最后还要处理纠纷或者在发生纠纷的时候做出是非的评判。管理就是行政,制定规则就是立法,而处理纠纷就是司法。相应的也就是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一定不能将制定规则、管理和裁决三项权力集中到一个人头上,否则这个管理者就要无法无天了,而被管的人就暗无天日了。美国宪法的基本框架就是“三权分立、三权制衡”。这种东西说起来神秘兮兮,其实简单得不得了----你不能让一个人规矩由他定、事情由他说了算,并且对错也由他来定,你得把这三项权力分开。从国家到公司企业,莫不如此。比如公司企业,也是一个三权分立的结构----股东会制定规则、总经理管理公司、监事会评判是非。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这叫什么,这叫普世价值。但是这个世界也有奇葩的国家和奇葩的民族,愿意让一个党同时拥有立法、行政和司法权力,并且还要人们对这种独裁者感恩戴德。

事情扯远了,回到有关“三权分立”的正题。(视力不佳或者耐心有限的读者可以跳过下面的关于三权分立和三权制衡的表述内容)

看看美国宪法是如何三权分立的。

美国《宪法》第一条第一款规定,本宪法授予的全部立法权,属于由参议院和众议院组成的合众国国会。第一条第八款规定,国会的主要职权有:征税权、立法权、征兵权、监督权、宣战权、决定选举总统和副总统等项权力。

第二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权属于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第二条第二款规定:总统是合众国陆军、海军和征调为合众国服役的各州民兵的总司令。宪法赋予总统外交权、军事权、任命权、赦免权、立法否决权等。

第三条规定:司法权属于最高法院和国会随时规定和设立的下级法院。最高法院享有司法审查权、专有案件审理权、上诉案件的审理权和参与审理关于总统的弹劾案。

再看看美国宪法是如何进行三权制衡的。

第一,国会与总统之间的制约。国会有权否决总统提名的大使、公使、政府官员和其代表美利坚合众国签署的一切条约。国会有权弹劾总统,但是对总统进行弹劾审判时,弹劾法庭主席必须由联邦最高法院首席法官担任。国会有权推翻总统对法案的否决权等。总统对国会通过的法案享有有限的否决权和搁置否决权(当国会通过的法案取得2/3多数时,总统无法否决该法案)。

第二,国会与法院之间的制约。国会对总统提名任命的联邦最高法院的法官有批准权或否决权,联邦最高法院法官的人选的首先要经联邦总统提名,但只有通过参议院批准后,总统方可任命。国会拥有对联邦法官的弹劾权。法院有违宪审查权,有权审查国会通过的议案是否合法。

第三,总统与法院之间的制约:法院具有违宪审查权,可以对总统发表的行政命令或者执行的行政行为进行审查,限制总统的行政权力。汉密尔顿在论述司法权对行政权的限制时说“国家与其成员或公民之间产生的纠纷只能诉诸法庭”(这就意味着行政对公民的侵权必须通过司法途径判决,而不由政府自己说了算)。联邦最高法院法官的人选首先要经联邦总统提名,再通过参议院批准后,由总统正式任命,即总统有对联邦最高法院法官的提名权和任命权。(以上8个自然段内容引自网上公共资料)

美国宪法就是这样三权分立并且相互制衡,以维护美国的自由的。当任何人的行为损害到了美国的自由价值观的时候,它的权力体系能够产生有效的应急处置,任何人包括总统都不可能为所欲为。法官罗巴特签署临时禁令,裁决特朗普的行政命令暂停,搞得美国司法部还要上诉,这场戏晕倒了无数天朝的子民,他们惊呼道:一个小小的华盛顿州西区联邦地方法院法官竟然能够否决总统的指命,而明明是法院的顶头上司司法部竟然无法指挥下级的法院,简直逆天了,乱套了。其实一点也不逆天,一点也不乱套。美国白宫的司法部是隶属总统的一个行政部门,它不是法院的上级;而人家的法院是独立于行政和立法的权力机构,宪法赋予了法院检查总统行政是否违宪的权力,小小法官罗巴特的行为符合美国宪法!

根据美国的宪法,总统的权力其实相当有限,说白了他就是一个执行者,而不是决策者和评判者。这一点特朗普本人可能认识不足,而天朝的特色论者们更加始料未及。特朗普如果不有所改变,他的总统生涯一定会阻力重重。美国终究不会按照一个商人的意愿走下去,而只会在五百年来扎根于美国国民心中的自由精神指引下走下去。总之,特朗普作为总统只有四年,而自由精神永恒。对此,浮尘先生早在特朗普赢得大选时就说过:美国不是菲律宾,特朗普不是杜特尔特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d3c35b0102wmpl.html )。天朝特色论者看到美国权力机构的互掐,实在不必过于兴奋,那不是美国的衰弱,恰恰是美国社会强大纠偏和修复能力的体现。如果有那么一天,美国出现全国上下学习特朗普同志讲话的热潮,纷纷表示与白宫保持高度一致,绝不妄议的时候,才真正值得天朝特色论者弹冠相庆、奔走相靠。

更多文章请阅读本人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linxuanming119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