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顺止于家门
2016-02-20 10:14:36
  • 0
  • 4
  • 83

孝顺止于家门

    最近央视又开始邪门了,每个晚上新闻联播,让记者满大街抓人问孝顺:你觉得什么才叫孝顺?你觉得孝顺应怎么做?你的孩子孝顺吗?你孝顺你的父母吗?央视作为党媒,它的一举一动当然是有来头的,它的主张,就是天朝中央的主张。也就是说,近来天朝中央忽然觉得孝顺很重要了。

    看到这种情况,浮尘先生很是震惊。当今之中国,最为需要的,一定不是孝顺。

    孝顺这个东西,指的是晚辈与长辈之间的一种行为规范和道理准则,甚至,还扩不到晚辈与长辈之间这么宽的范围,一般来说,孝顺,孝顺仅仅限于父母与其儿女之间、爷奶与其孙子之间、最多,曾祖与曾孙之间(如何四代同堂的话)。至于旁系血统之间,一般并不要求晚辈对长辈要孝顺。也就是说,孝顺,是基于直系血缘之间的关系而存在的。超出了这个范围,谈孝顺那就是扯蛋。

    本来,孝顺并没有那么多的社会属性,而更多的是一种自然属性。父母养儿育女,儿女自幼依赖父母,双方之间基于长期生活岁月形成了一种无法割舍的情感。当儿女年幼时,其智力不健全,要听父母的话,而当儿女长大后,为感恩而要尊重父母。这种关系构成了孝顺的天然基础,不需要外来的教诲和约束。建立在这种天伦情感基础上的孝顺是合理的,也是应该提倡和维护的。反过来说,如果双方并没有这种生养关系,你硬要人家孝顺,那就是扯蛋。比如,你要一个自幼被送出的孩子,长大后孝顺他没有任何感情的生生父母,或者,你要人家去孝顺他的表叔公或堂伯,都是勉为其难的,也做不到。

    所以,孝顺仅仅是一个家庭之内的事,出了这个家,便没有了孝顺这个事。如果硬要将孝顺扩展到家庭之外,甚至扩展到国家范围,扩展到党与人民的范围,既不可能,也是十分有害的。所谓“孝顺止于家门”,讲的就是这个意思。

 

   作为一种社会道德规范,孝顺大行其道,是在皇权社会。中国自秦代以来天下一统,两千多年所谓的“封建社会”,孝顺作为社会道德达到顶峰,所谓百善孝为先。百善孝为先,这个先,不仅仅是“第一顺序”的意思,而且还有“第一重要”的意思、“第一基础”的意思。意思就是,如果没有了“孝”,其它“百善”统统不存在了。由孝顺而向外扩展至三纲五常、忠君、报国。孝顺父母,也就要爱护夫妻、仗义朋友、忠于上级直至君王、为国效忠。无论是孝顺父母、忠于君王、报效国家,它们之间有一个共同的逻辑,就是唯上是从。这个国,其实不过是某家族的君王,这个君王亡了,国也就亡了。为何要孝顺父母,因为他们是长辈;为何要忠于君王,因为他是你的君主,比你权力大。到了这个阶段,孝顺已异化为对权力的无条件依附,而不是基于血缘亲情的自然流露。孝顺成为了皇权制度下社会道德规范的基石,反过来便为世袭皇权存在的合理性提供了脉脉温情理由,成为保持皇权社会稳定的压舱石。因而,但凡极权制度下,国家的统治者手中都有两部葵花宝典,一部叫“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另一部便是“24孝”。一部用来避免造反的,另一部是用来镇压造反的,核心目标只有一个,永葆江山在老子手上!

 

  当人类社会进步到了民主社会和市场经济制度的时候,孝顺便没有了充当整个社会道德准则的价值,甚至在家庭的生活中也弱化了。因为,市场经济的基本条件之一是契约,人与人之间、社会组织与人之间、社会组织与社会组织之间均按诚信原则发生关系,承诺须践行。民主国家的基本条件是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和契约的自由。国家的权力由家族统治转化为公民权力的让渡,世袭的政权变成了契约的权力。因而在民主国家和市场经济制度下,孝顺实质上根本上没有了市场,没有用处了。反过来,它甚至变成有害的了,因为这种东西与平等、自由格格不入。既使在家庭之中,成员之间的关系由孝顺变成了爱,因爱而存在家庭而不是因孝顺而存在家庭。父母与子女之间,能力有大小、智力有高低,但人格尊严是平等的。父母与儿女之间由基于下敬畏上的孝顺回归到了基于自然遗传基因的爱,由单向的敬回归到了双向的爱。与皇权制度下的社会不同,个人、家、公司、党、国之间的界限是分明的,爱家未必爱国、爱党未必爱国、爱家未必爱公司、爱公司未必爱党爱国。我们看到在先进的西方发达国家,家人之间总是将“爱”挂在嘴边,不仅是孩子对大人,大人对孩子也一样。大人与小孩子之间不是命令与顺从的关系,更多的是商量的关系。

 

  在一个声称为远比资本主义社会优越的社会主义国家,在一个据称奉行“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核心价值观的国家,在一个声称为已进化到了“第三代民主”的国家如此急切地推崇孝顺,让央视记者满大街追着人问孝顺,实在有点滑天下之大稽。你瞧这些个天朝子民个个都不是吃素的,顺口拈来,老祖宗的绝活可没有丢:

     孝顺就是要听话,听父母的话,听党的话,听政府的话;

     孝顺就是要顺从父母,喜欢听什么,你就说什么;

     孝顺就是要在家尊重父母,在单位努力工作,养家糊口,光宗耀祖;

     孝顺就是要努力工作,做出贡献,为国争光。

    孝顺就要在家听父母的,在单位听领导的,可不,领导就是领导,就象父母,你再高明,你能高明得过领导呀?

     孝顺就是爱家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孝顺就是要喊习大大万岁。

     瞧见没有?有如此可爱的天朝子民,江山岂会变色!朕可高枕无忧了。

 

     天朝中央真得很在乎天朝的子民是不是孝顺长辈吗?好像并非如此。

    天朝当年其实是靠造反起家的。在天朝的党史上,近现代的划分定在了1919年五四运动。五四运动的口号之一,就是打倒孔家店,就是反孝顺。

    天朝得天下后,天朝中央只在乎子民们孝敬无产阶级、是不是忠于朝廷,至于孝顺父母,那是封建主义腐朽没落的思想,必须扫进历史的垃圾堆的。然后,因为要实现共产主义,实行人民公社,锅都砸了,家庭都不要了,还要孝顺那东西干什么。

    最后,毛太祖只允许全国子民忠于他一个人就行了。为了表达对红太阳的忠心,夫妻反目、父子成仇、师生相残都成了家常便饭了。

  时过境迁,毛太祖死后,三十多年了,天朝中央忽然又要子民们孝顺了。听听那些上镜的百姓们关于孝顺的高论,看着他们满脸的褶子和纯朴的面容,从嘴巴里吐出的“珠玑”,浮尘背上只感到阵阵发凉。百多年过去了,其时,一切都没有改变:上面还是慈禧,下面还是义和团!

   要子民们孝顺出家门者,皆为暴君。顺民出暴君,此为铁律。

 

    反腐反了四年了,三十余万的贪官腐史,全国人民审丑都疲劳了。到了这个时候,如果还搞不懂诺大中华到底缺的是什么,如果到这个时候还搞不懂是什么导致腐败源源不断的根子在哪,以为靠老祖宗家天下的法宝能够保住这个江山,那就大错特错了。

     当下的中国,最缺的是独立意识和思想公民,最缺的是自由和民主思想,而不是唯上是从的顺民和“走出家门的孝顺”。要知道,孝顺当道的年代,是出孝子的年代,也是暴民迭出的年代,更是造就野心家的年代。要想让社会安定、政权和平更迭、国家财富永续造福于民,除却民主制度,别无它途。

     为中华民族计,孝顺当止于家门,家门之外无孝顺。

更多文章请看:http://blog.sina.com.cn/linxuanming119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