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挺身而出的草根进行人身攻击,证明了谁的人品差?
2016-02-12 08:19:12
  • 0
  • 22
  • 174

对挺身而出的草根进行人身攻击,证明了谁的人品差?

      在周小平咄咄逼人的公开信《台湾,好自为之》(下简称《台》文)发出后,几乎所有的民主公知们都哑火了。

      要知道,周小平这篇文章是对于台湾民主选举的直接否定,这在国际社会已经是罕见的,极为恶劣。要知道,哪怕是长期处于独裁地位的缅甸军政府,这次面对缅甸的大选也不得不承认选举的有效性,并在第一时间声明将尊重选举的结果。但是,周小平竟然对于符合台湾三千余万公民意愿、合规合法的民主选举发出了武力的通牒。这种无知和霸道文章被官媒和其它自媒体(包括各种博客、公众平台、微信、微博、各大网站)铺天盖地般刊载!本以为,立刻会有华人世界的民主公知们挺身而出,予以狙击,因为,这个自干五对于年轻一代颇有煽动性。他的这篇文章核心观点实质上是对于民主制度的全盘否定、对于党禁制度的称颂。他说:自台湾开放党禁以来,台湾的经济未有寸进;他用许多事例来论证台湾民主制度的失败和大陆模式的先进。本人有一些博友,平时似乎颇为赞同民主自由,但是看了周小平的文章后,竟然也有一些人称“很解气”。这说明什么?说明周小平的此文产生的很大的实际影响,对于中国艰难前行的民主进程损害极大。

      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有无数拥护和赞成民主制度的人希望有人站出来,尤其是平日呼风唤雨的公知们能够站出来,正本清源,抵制周文的恶劣影响。

      但是,很遗憾,似乎没有人出来,包括被周小平在文章中唯一点名嘲讽的台湾著名作家龙应台。这些平日里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大V,此时选择了超脱和淡定,或者说,清高。

      但是有人坐不住了,有人不清高。终于,一个草根打响了反击的第一枪,假借龙应台的《龙应台:未来中国一定不是自干五得瑟的乐园》(以下简称《龙》文)横空出世,语惊世人,在不到十个多小时内迅速在海内外传播。

      此文得以如此迅速广泛地传播,除了受益于龙应台的名气外,文章颇有份量、深得人心也是重要原因。显然,该文绝非一时义愤之作,而是经过精心组织和深思熟虑。文章主次分明,既重点反驳了周小平公开信的主旨观点,又对于周的《台》文的主要观点逐一回应,结构清晰、层次分明,加上其语言犀利、逻辑性极强,让人过目难忘,争相转裁,一睹为快。

      应该说,该文作者假借龙应台名义发表此文,完全是巧妙借力于周小平公开信的内容。龙应台是周小平公开信中唯一点名的人物,《龙》文作者假借龙应台的名义,顺理成章,让许多不熟悉龙应台文字的读者深信不疑。龙的文风骨子里本来就透着凌然不可侵犯的正气,她的反击文章,岂能不吊足读者的胃口。但是,熟悉龙文的读者是一定不会被蒙住的,其文风与龙文难以相符,孰高孰低暂且不论。显然,此文的作者假借龙应台名义的本意,并非是想沾得龙应台名人的光,而纯粹是想借龙的名气让文章得以更有力的传播,以提高打击周小平的力度和效果。这种做法虽然也属于对于龙应台属名权的侵犯,但与剽窃他人作品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怎么说呢,这种做法类似于历史上假托圣人、天子、神、上帝的名义起事,只是,他这次假托的不是神,而是一个现实的活人。这也说明,此文作者对于龙应台的崇敬。

      所以,这个事件其实就是如此简单:一个草根做了本应由民主公知大V们做的事,但他没有那种份量,不得以但也很巧妙地假借了龙应台的名义。对该作者的评价,本人认为主要要看他所写的文章其观点是否正确、论证是否有据有力。也就是说,主要应该就文说文,不应该在文章之外做太多的文章,更不应该其进行人身攻击。当然,假借他人发文,对于被假借者是一种不尊重,被假借者有权澄清事实,告知公众。但这也分两种情况,就是要看假借者是不是严重歪曲了被假借者的原意,如果假借者很准确表达了被假借者的本意,事实上是一种附合、拥护的关系,与歪曲甚至对抗的关系显然是不同的。两种情况下,被假借者的心理感受和反应也是完全不同的。就本事件来看,该文对于龙应台那句“我不在乎大国的崛起,只在乎小民的尊严”的闸述和认识,本人认为是相当深刻和到位的。龙应台虽然发表声明,并声称恶劣,但并没有说该文与她本人的观点不相符,这种表态也从侧面说明了这一点。

      但是,遗憾,我们发现个别民主大V在这个事件上的失态举动。比如杨恒均先生。

在《龙应台:未来中国一定不是自干五得瑟的乐园》一文发表的第三天早上,杨恒均在自己的博客上发文《冒充龙应台之名是极其恶劣的》(以下简称《冒》文)。看完杨文后,本人的第一感觉是他失态了。可以说,他通篇文章极尽最为刻薄语言对《龙》文作者进行攻击,并且大部分属于与文章内容无关的人身攻击。

      关于杨的《冒》文对于《龙》文作者的攻击(包括人身攻击),摘录几段:

      “再遭到质疑时,我生气地说,此文作者的水平与人品应该都在他批评的周小平之列甚至之下!”

      “此文章应该出自一位接触民主自由理念不到三年,自己还没有完全搞懂民主两字怎么写,文字逻辑水平在大一、大二之间的实习写作者。”

      “首先,冒充龙先生的名字发文,而且发了一篇如粗制滥造的东西广泛传播,这违背了民主社会做事的基本原则,下冲了任何社会做人的最低底线!从这一点来说,你甚至还不如周小平。”

      “且不说龙先生是你尊重的老师,即便是一位普通人,你如此侵犯他的个人权利,难道不是对整个普世价值理念最看重的两大原则之一的公然败坏(这两大原则一是对个人权利的保障,二是私人财产不可侵犯)?你为了传播所谓自己认为正确的理念,却采取了破坏这些理念赖以生存的根基的方式,你以为暂时达到了效果,殊不知,你对自己信奉理念的破坏,是周小平这类人根本就做不到的!”

      “但你自己难道没有发现,你在强调个人权利的时候,却首先用拙劣的文字侵犯了龙先生的个人权利与尊严,甚至还有更严重的后果(各位自己去理解)。这种冒名顶替,把自己降到一些不敢用真名发表观点的官媒的水平之列,降到你反对的周小平之列。”

      “其次,这篇文章里至少有三十多处存在严重历史、逻辑、语法和行文错误,严重违反了龙先生的立场、文风与行文造句。说明作者对台湾人尤其是有内涵的台湾作家一窍不通,有些东西令人反感,例如,别说龙先生,就是一般受到过几天台湾教育的人,会用作者这种动不动就代表台湾人的口气写文章说话吗?”

      “可当你失去了分寸与底线,用大粪同你反对的人互泼的时候,即便他们最终被扫尽了历史的垃圾堆,你恐怕也浑身泛着臭气,好不了多少啊!”

      “但我想告诉大家,用谎言和欺骗去追求正义,用损害个人尊严的方式追逐对个人尊严的保护,那种正义别说很难真正到来,即便到来了,恐怕也是面目全非,甚至根本不是我们想要的那种。”

      “在互联网上出现一大批作为“自干五”和左愤的同时,也出现了一批右愤。说这些人是“右”,其实他们对右派和自由派推崇的价值理念知之甚少,对世界各国现实更是雾里看花、一知半解,可他们却在真正的好文章出不来(被删被压),无法传播,制造大量有误导甚至完全违背自由价值理念、同左愤骨子里一模一样的文字。这些文字对普通网民的毒害,绝对不亚于那些左愤的,或者说,他们是孪生兄弟,相辅相成。”

      看到上面这些文字,没有读过《龙》文的读者一定会以为《龙》是一篇丑陋无比的文章!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我读过此文,我不认为这篇文章如杨恒均所说的那般丑陋不堪,相反,我甚至认为杨恒均也未必能够写出如此水平的文章,至少,至今我们没有看到过。我这样说不是强词夺理,也用不着,因为在《龙》发表后短短十多小时传遍华人世界这个事实,就足以说明《龙》文并非泛泛之作。否则就只能说,全世界的脑袋只有杨恒均最聪明,其它传播此文的人都是弱智(或者如杨恒均所说的“沉沦”)

      读了《冒》文,我简直难以相信这就是被称为民主公知大V的杨恒均先生,他实际上仅仅看了这位草根的一篇文章,甚至他没有看完,他就给《龙》文作者扣下了多个帽子,武断地给这位草根定了诸多罪状:

      人品在周小平之下;

      接触民主理念不到三年,连民主两个字都不知道怎么写;

      文字逻辑水平大全在大一、大二之间的实习写作者;

      违背了民主做事的基本原则;

      下冲了任何社会做人基本底线;

      对普世价值两个理念的公然破坏;

      拙劣的文字;

      泼粪;

      用谎言和欺骗去追求正义;

      右愤;

      对网民的毒害绝不亚于左愤。

      这种文革批判稿式的语言,是不是可以称为杨式语言?这与平日里那副淡定和自得的杨恒均判若两人!我说他失态是一点也不夸张。

      问题有这么严重吗?难道一个草根写一篇文章,一篇严肃认真反驳周小平的文章,一篇对于“大国崛起”和“小民尊严”进行严肃思考的文章,并且是一篇能够让无数人拍手称快的文章,就有如此大的罪过?

      仅仅冒用了龙应台的名字,而这种冒用不过是因为此位草根仅仅想增强一下文章的力度,难道就有如此大的罪过和负面效果?耸人听闻,言过其实了吧。

      我真得很怀疑,即使是周小平看到这一篇与他针锋相对的文章,也不会对该文作者进行如此恶毒的攻击,包括文章内容之外的人身攻击!我不得不怀疑杨恒均这位民主公知的立场和动机,他如果真是崇尚民主精神,会如此对于一位草根的挺身而出做出如此恼羞成怒的反应吗?

      严格地说,杨恒均在其《冒》文中所讲的当然是冠冕堂皇。之所以讲杨的话冠冕堂皇,是因为他所讲的,除非圣人,一般是做不到的;除非是一个圣人组成的社会,其它社会是行不通的。但是,既然他如此要求别人,他自己当然应该做到。但是,他自己显然也做不到,因为,就他所写的《冒》文本身,就足以说明他自己远非他对别人要求的那样完美无缺,文章中不时流露出专横、武断、自负味道。

      我这样说,是就事论事,没有离开他的文章武断的下定论。下面本人将就杨的《冒》文中的观点一一辨析,请诸位看看杨恒均是不是专横、武断和自负。

      首先,我们知道有句话叫“文如其人”,其意思不用多说,大家都明白。这种说法其实与“酒品如人品”、“牌品如人品”等说法一样不靠谱。这估且不说,估且认为真的存在“文如其人”这种事,但是仅仅从一篇文章中就对作者的人品下定义,肯定是不合适的。因为,搞文字作品的人,总是一些文章是美文,也总会有一些文章不尽如人意。如果随意拿出一篇文章来就定义其人品,那就意味着这种定义一定会自相矛盾:好的文章是好人品,差的文章是差人品。我们从文来论人品,最好是系统阅读作者主要作品,不说全部,也应该是主要作品才好下定义。现在杨恒均只读了人家半篇作品,就给作者的人品下定义,并且是攻击性的定义,合适吗?这是在证明谁的人品差呢?

      其二,杨恒均说《龙》文的作者“接触民主理念不到三年,连民主两个字都不知道怎么写”,恐怕暴露了杨在学术方面的自负和霸道外,说明不了什么。我们读人家的作品,只能知道作者的民主理念先进与否,我们怎么知道人家接触民主的理念“不到三年”?而不是“不到五年”,或者“不到一年”?我知道杨恒均接触民主的理念有十多年了,甚至更早,因为杨先生被人尊称为民主公知的权威人士,有一大批羊群。但是,我们读了杨先生的文章,包括这一篇咒骂《龙》文作者的文章,我们也不敢说杨先生接触民主理念到底有多少年。如果硬要按照杨恒均的逻辑来判断,我的结论就是,杨先生可能也还没有接触到民主的理念,不然他怎么会去奚落一个“接触民主不到三年”的作者,要知道这种做法可是与民主的理念格格不入的呀。或者,换另外一种方法,用文章的水平去比较一下,我是否可以下这样的结论,认为杨恒均先生接触民主的理念也不到两年半时间,因为,我认为杨先生所写的关于民主理念的文章还没有哪一篇超过得了《龙》文。

      此外,杨在这句话中还表达这么一种逻辑,即文章的水平似乎与作者的学历成正比,大一、大二之间的实习写作者写的东西好不到哪里去。恐怕杨恒均自己也明白,写作实际上是学不来的,并不是学历越高写得就越好,这个事实可谓众所周知。杨用论资排辈的观点来攻击《龙》文作者,说明身为民主公知权威的他,其实有时也会以貌取人,很势力,也很肤浅。

      至于其它几点:

      下冲了任何社会做人基本底线;对普世价值两个理念的公然破坏;拙劣的文字;   泼粪;用谎言和欺骗去追求正义;右愤;对网民的毒害绝不亚于左愤。

      等等,本人也是难以认同的。我相信只要看过《龙》文的,只要不存偏见,都会认为杨恒均对《龙》文作者的评论已不限于批评或指责,而是攻击和漫骂了。冒名一次真得就有如此深重的罪孽吗?《龙》文作者究竟在什么地方刺痛了杨先生的神经呢?

      只要看过《龙》一文的,都不会否认该文是对于周小平那篇《台湾,好自为之》公开信的直接和全面的对抗。如果《龙》文及其作者如杨恒均说的那样一无是处、混账透顶,那么,周小平及周小平的那篇文章又是什么?岂不是应该给周小平予“高尚、普世价值的捍卫者、优美的文字、精神食粮、诚信、启蒙大师”诸如此类褒奖和赞美呢?如此一来,逐了谁的意愿,谁痛谁快,岂非一目了然。

      请问杨恒均先生,你以为在当下的政治环境下,双方的条件是对等与公平的吗?当周小平可以驾驶着官方牌照运粪车向民主泼粪时,难道能够要求这些草根们用牛奶反击才不会搞得自己也臭了一身?难道当这类自干五狂妄到了向民主模式叫板、对民选发出武力通牒的时候,我们能够像驼鸟一样将头埋进沙子里,才是追求正义,才不是对网民的毒害吗?

      “个人人权、民主、自由等价值理念,只要你愿意,大概阅读一个星期的简易读本,一定能倒背如流,引文自如,喊出一篇像样的文章。”杨恒均认为民主就是“阅读一下简易读本,能够喊出一篇像样的文章”,而且写这种科普式的民主文章比针对周小平的公开信做出实质性回应更重要,或者就是一定要学习到大三以上再来写点文章。这难道就是杨恒均对于民主理念的理解和实践。这让我想到杨恒均的一个雅号:民主小贩。“大学三年级以上”、“一个星期”,原来民主理念的培养有如钟点工一样可以按时间计价的。

       “这篇文章里至少有三十多处存在严重历史、逻辑、语法和行文错误,严重违反了龙先生的立场、文风与行文造句。说明作者对台湾人尤其是有内涵的台湾作家一窍不通,有些东西令人反感,例如,别说龙先生,就是一般受到过几天台湾教育的人,会用作者这种动不动就代表台湾人的口气写文章说话吗?你这种做派和作风,正是周小平所受那种教育的直接结果!”

      “只要认真读过龙应台五篇文章的,就大概可以在第三段之前就能发现,这文章不可能是龙先生的文章——无论从逻辑、文风、遣词造句与诸多“立场”上,都同龙先生之文相差十万八千里。”

      杨在《冒》文的上面两段话,算是就文谈文,不属于离开文章的人身攻击。但是,杨恒均也只是下结论,不讲理由。你应当将所谓“三十多处存在严重历史、逻辑、语法和行文错误”列举出来,不说举出全部,也至少要举出80%的来。可是你一处也不具体说,只管下结论,这算是什么文风?语法错误算不算行文错误?你这样说本身就是逻辑问题。身为民主公知大V,在周小平公开信铺天盖地半个多月里,一言不发,等到人家草根揭竿而起的时候,你却兴致勃勃地寻找了人家“三十多处的”历史、逻辑或行文错误,而且是“严重的”!同样作为一个草根,就凭这一点,我也不得不有点鄙视了。要是如此吹毛求疵,我也可以当场从杨恒均的这一篇文章中找出不少诸如“语法”错误来。不必舍近求远,就上面的第一段文字,本草根斗胆替杨先生改一改,让杨先生自己对照一下,就知道有多少语法错误。

      “这篇文章里至少有三十多处存在严重历史、逻辑、行文错误,严重违反了龙先生的立场、文风与行文造句风格,说明作者对台湾人尤其是有内涵的台湾作家一窍不通。有些东西令人反感,例如,别说龙先生,就是一般受到过几天台湾教育的人,会用作者这种动不动就代表台湾人的口气写文章说话吗?他这种做派和作风,正是周小平所受那种教育的直接结果!”(请杨先生自己对照原文)

      有意思吗?没有意思。因为你是民主公知,在这个紧要关头需要你挺身而出,而不是光写科普式的民主教条,更不是让你充当中学语文老师。(特别声明,本人在此没有丝毫对中学语文老师的歧视。)

      继续就这一段话来说说理。杨先生很是反感《龙》作者动不动就以台湾人的口气写文章说话的做法。我明白他的意思是不要动不动就代表别人,作者写文章只能代表作者自己。但是,我们要明白,《龙》是回应周小平《台湾、好自为之》的,因为周小平的公开信的对象就是全体台湾。在周的公开信通篇主体就是两个:台湾与大陆、台湾人与大陆人、台湾模式与大陆模式,作为直接回应的文章,岂能不予这个主体进行对应?周小平说“你们台湾人如何如何”,作为回应当然也是要说“我们台湾人何如何如”,这是辩论的基本逻辑范式,连这个也要抓人家的“毛病”?

      好了,进入到核心层面上来。我前面说了,假借他人名义发文,错误的程度与是否歪曲了被假借者的观点是有很大的关系的。《龙》文作者是否严重歪曲甚至逆反了龙应台的观点,这个结论最好是由龙应台本人来下。当然,别人也可以评论,也可以下。按杨恒均的观点,《龙》文与龙应台在“诸多立场”上“相差十万八千里”。不要把事情搞得过于复杂,这篇文章中所涉及龙应台的观点就是一个:“我不在乎大国的崛起,只在乎小民的尊严”。而这个观点其实也是《龙》文作者与周小平之间的核心论题。关于这个论题,能够体现《龙》文作者对于龙应台这个观点的理解有下面几处文字:

      “从人类几千年的历史来看,文明进步的标志,不是越来越多的“大国崛起”,而是越来越多的小民得到尊严。”

      “如果没有建立在维护“小民尊严”基础上的“大国崛起”,最终都是一场灾难。”

      “你立即会说,“大国的崛起”与“小民的尊严”并不是对立的,我们可以同时得到“大国崛起”和“小民尊严”呀。是的,但只有一种情况下如此,就是在确保“小民尊严”的“大国崛起”,两者才会并行不悖。”

      “如果一个当权者不是小民自主选择出来的,它怎么可能给予小民以“尊严”?道理就这么简单。”

      “什么叫小民的尊严?最基本的就是选票,连选票都没有,谈何尊严?没有民主制度,没有小民的选票,大国的崛起带不来小民的尊严。”(为了防止杨先生继续发挥善于抓辫子的长处,特别说明:上述文字在双引号之内没有使用单引号,是因为一下子忘了如何在键盘上打出单引号,偷懒了一下。)

      上述的理解与龙应台的那个观点是相同、相近还是“相差十万八千里”?让每一位读者自己去判断吧。但是杨恒均既然下了“相差十万八千里”的结论,是不是应该将龙应台先生对于这个观点的内涵表达出来,或者将杨先生自己认为是正确的理解也晒出来,与《龙》文作者所表述的对照一下呢?

      这个要求不过分吧,期待杨恒均先生做出回应。

      关于杨恒均对于《龙》作者的攻击,今天就评论到此。毫不讳言,本人此举,属于打抱不平。任何人包括杨恒均都有权对于《龙》文及其作者进行评论或指责。相同的道理,任何人也有权对杨的文章进行评论或批判。所谓言论自由不过如此。但是,像当下官方只将周小平的公开信到处发,而将《龙》文封杀的行为,就不是言论自由。说到此,我突然发现,作为民主公知的杨恒均,在这一方面似有不妥的举动:

      “听了不到两段大概一分钟时间,我已经知道这不是龙应台老师的文章,还没听完我立即在群里发言:这不是龙应台的文章,请不要转播。贴子发出,明显感到很多读者不服气,有几位公开出来辩解,大抵是认同文章理念,写得不错,就转帖了”

      “最后,我还想说的是,我之所以对这事上心,还有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为什么那么多自称我读者的人,经过了这么久的互联网洗礼,水平不见提高,甚至有逐渐沉沦的趋势?”

      这说明什么?说明在杨恒均的圈子里,未经他许可,或者他不满意,别人是不能转载他人的文章的!而忤逆他的人,在他看来就是“沉沦”。这个观点是很可怕的。一个民主公知,对于粉丝竟然有如此强烈的控制欲,这与“顺我得昌,逆我者亡”已是五十步与百步的关系了。

      幸亏,我不属于羊群。

      我相信杨先生一定不会不知道这些浅显的道理,他这一次之所以如此过激以至于失态,实在是身负了一个沉重的包袱所致,这个包袱就是那个民主权威的名头。他自认为自己是这一方面的绝对权威,容不得其它人,尤其是他认为水平远不如他的人染指,更见不得“水平不如他的人”的文章如此受到追捧。在他看来,不管是显意识还是潜意识内的,草根似乎不配谈论民主。但是,民主的真谛不是纯粹理论上的高谈阔论,而是对于民主制度建设推动,需要千千万万草根参与其中。当自干五们狂妄的身影在引领网民们脚步的时候,我们希望民主公知们有人站出来,而不是反过来对挺身而出的草根横加指责甚至漫骂和人身攻击;这种时候我们不需要杨恒均所说的“读过一个星期简易读本后”写出来的科普性不痛不痒的文章,而是需要直接迎着逆流而上、斩钉截铁般的文字,如《龙》文一般。

      为了让读者对于本文有自己公正的研判,将杨恒均的《冒充龙应台之名是极其恶劣的》一文全文链结附后。本来还想将《龙应台:未来中国一定不会是自干五得瑟的乐园》也一并附后,但考虑到此文传播不到48小时已被官方封杀,如附后恐怕本文也存在不了几分钟,故作罢。有兴趣的读者可在百度搜索漏网之鱼,一定还能够找到此文。

       相关链结:冒充龙应台之名是极其恶劣的(2016-02-05 08:39:47)(作者:杨恒均)http://lxming19630124.blogchina.com/2924688.html 

更多文章请看:http://blog.sina.com.cn/linxuanming119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